关注

首页 >> 随笔杂谈 >> 想念“APEC蓝”

想念“APEC蓝”

发布者:袁荔 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7-06-24    

苏州大学有一座东吴桥,那时,我在桥上来来回回为学业奔波。每天路过时,总会下意识的抬头远望,这是一种特殊的技巧,用来判断当天的空气质量,目标是苏州著名建筑“大裤衩”。一般只有骤雨初歇的晴日,才能展现出这座美好城市的本来面貌,雄伟的东方之门屹立在学校的东北方向。而大多数情况下,这位“伟男子”却是娇滴滴的藏在层层雾霭之下,朦朦胧胧,欲拒还迎。

    直到有一天,我去金鸡湖看喷泉,才近距离领略了这位钢铁巨人的英姿。缤纷的霓虹焰火,喧嚣的车水马龙,我仰起头,望不到这钢铁巨人的肩膀,他独享着一片黑暗与宁静,让我胆战心惊。一直以来,我沉浸于苏州的小桥流水、校园的鸟语花香,浮在这座城市精致的表面,忘记了它的本质——这终究是一座工业城市。浑浊的河水,刺鼻的空气不断地提醒着我,我却始终视而不见。

    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我开始回想。童年的记忆依旧是美好的,叽叽喳喳的麻雀唤我早起上学,一字排开的大雁伴着晚霞送我归家。记得有一天,雨后初晴,老师唤我们一起看彩虹,那缤纷的七彩绸缎是多少少女们睡梦中的一抹亮色,相比之下,夜幕下的劣质霓虹竟是这般刺眼。还记得花丛中追逐过我的蜜蜂,还记得夏夜中飞舞的萤火虫,还记得……它们怎么啦,这些可爱的小家伙们,难道和我们玩起了躲猫猫?

    人的思维一旦打开,就再也收不回去了。是什么时候,什么时候发生的变化。中学时期,第一次发觉喉咙不干净,早起恶心干呕,我以为是饮食不当,后来却成了日常。不对,更早的时候,公园里的池塘长满了水花生,小伙伴们在上面蹦蹦跳跳,家长也毫不在意,后来才知道那植物不好。以前,小区旁边的工厂冒着黑烟,不知哪一年,悄悄搬走了,只留下奇怪的味道。这些蛛丝马迹似乎在说明,有些东西一直都存在着,只是被下意识的回避;有些存在渐渐消失,只是被繁华掩盖。

    有句老话叫“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吗”,现在,这变成了一个笑话。这个笑话并不好笑,甚至有些可悲。我不是环保主义者,只是对自己的生活环境有些忧虑。每个人都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,每个人都不希望自己童年时的美好只存在于孩子的课本上。习大大在讲起“APEC蓝”的时候,大概是不那么满意的,当蓝天白云成为一种政绩的时候,就需要我们一同反思了。

    每天,在校园里看着小朋友们跑跑跳跳,玩耍嬉笑,我羡慕他们的童年有更加优渥的生活条件,但也为他们感到痛心,害怕他们娇嫩的身体经受不住这浑浊的空气,担心有一天会有孩子指着书本问我:“老师,您见过萤火虫么?”我又该如何回答呢,会不会引起一连串的为什么,他们稚嫩的心灵又能否面对这残酷的现实?

   当社会形成一种共识的时候,总能产生超乎想象的强大力量。我想,这种共识已经存在,具体的责任也落实到了每个人的肩头,是时候成为孩子们的榜样了。


版权所有:江苏智慧新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  苏ICP备17009307号

主办单位:新吴区教师发展中心 技术支持:江苏鸿信系统集成有限公司